新闻动态

当时就很想做这个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时间:2019/11/03 点击:

  她曾经是一个记者,2014年创办《黎贝卡的异想世界》,成为最有影响力的时尚类自媒体之一,有人称她为“买神”。2017年底,她又推出了自己的服装品牌。我们和她聊了聊,关于时尚博主、服装,和女性。

  正午:我在看你的资料的时候,发现2014年是一个关口当然很多人也讲过,有些著名的公众号都是这年创办的,包括你的《黎贝卡的异想世界》。《正午》虽然不算自媒体,但也是2014年开始的。我记得当时身边的传统媒体人都处在一个惶惶然的状态。你在一个访谈里面也讲过,那时候《南方都市报》甚至会鼓励你们都去开个人公号,当时报社的氛围是什么样的?

  黎贝卡:我觉得传统媒体人惶惶然的状态已经挺久了,从门户网站,到社交媒体,一轮又一轮的冲击。我是2008年开始,在《南方都市报》做电影记者。《南都》的娱乐版曾经是很厉害的,基本上大的导演要接受采访,肯定会有我们,如果只接受一家,就一定是我们。所以一开始我们一定要独家,不是同城独家,是全国独家,全球独家。慢慢你发现,他们会找你和门户网站一起,后来,他们选门户网站不选你。开始会很生气,慢慢也接受了,因为好像人家的平台就比你好。

  这种压力越来越强,我有很多朋友当时已经转型去新媒体,去网站,电影公司,有一些转型做管理,我就一直在做记者,不光是跟我差不多大的人会问,连那些刚进报社的人都会说,你不焦虑吗?你准备一直待在这吗?那时候大家都是这个心态:我们是不是会被淘汰了?

  当时《南都》的风气非常开放,报社都提倡你去做新媒体,就是你们去玩一下,看看人家是怎么玩的,死都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的第一批读者其实是同事、领导帮我转出来的,就说希望大家关注这个号什么的。可能报社的领导也没有想到,自媒体最后会变成一个产业。

  因为以前有博客,MSN空间,开心网,爱写的人看到一个平台都会写,他们应该觉得就是差不多的东西,我当时也觉得,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写博客而已。

  黎贝卡:其实在做公号之前,我就计划要辞职。因为我觉得做一件事情,能让你特别投入,有快感,有饥饿感,是很重要的。但是工作重复了很久,我已经完全知道,怎么可以很轻松地做出来一个相对满意的东西,那个原动力变得非常弱。我当时就想,不能这样下去。虽然《南都》对我很好,那时候我已经是首席记者了,也没有任务量,一个月写一篇稿跟写十篇稿、三十篇稿差不多,但就是不喜欢自己那种状态。

  我当时想做编剧。我坚定地知道,我肯定是要写的。我始终是想表达,想分享,所以我没有想要去做什么宣传、制片、公关。当时也在写剧本了,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都在开公众号,每次都会发到群里,然后他们就嘲笑我说,你不是喊了很久,你怎么还不开?我就开了。

  正午:我在想,当时你们做日报,本身节奏就很快,可能做公号问题也不大,像我一直做杂志,就很难适应公众号的节奏。

  黎贝卡:对我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尤其是一开始,因为我以前跑全国两会,每天八点半到凌晨三点结束,然后我还在那里写博客。

  正午:以前做传统媒体,也不知道读者是谁,做了新媒体之后,就要立即面对读者的反应,这是我觉得特别重要的一个变化。

  正午:不一定很爽,因为有的人会直接骂你,还有人根本没看内容,就开始骂了。

  黎贝卡:那当然,但你至少知道你写的东西谁在看。我以前看到我妈妈拿报纸去垫桌子,我说那个版,我熬了几个通宵写的,你就拿去垫桌子。她说那有什么用?

  我一开始就觉得这是跟传统媒体比,让我很有动力的地方,读者会很直接告诉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喜欢是为什么,不喜欢是为什么,还会给你很多建议。早期都是他们手把手教我排版。就觉得还挺好的。

  黎贝卡:对,是一个意外。很多人后来问我,你是一开始就想好商业模式了吗?我说我没有想,我哪里知道?那时候大家不知道公众号会怎样,能不能挣钱,谁知道?我有一个朋友,说有人找她/他投一个广告,两百块钱,我们已经觉得好厉害。我们写博客的时候,也没想着要挣钱,对不对?

  黎贝卡:汽车。我的朋友是汽车记者,他知道有一个车要投广告,就推荐了我。我当时有点谨慎,因为不知道做广告会不会掉粉,就打电话聊了一下,结果一听是卷福代言的,我说那做,因为我很喜欢他。那个广告我记得非常生硬,在头条做的,我先写的卷福,然后说,接下来是硬广。后来再也没有做过头条广告。

  黎贝卡:好像是几千块。当时真的觉得挺多的。那时候各个公众号广告都不多吧,真正广告多起来,我觉得是到2016年,品牌开始把钱投进来。2017年是一个爆发。

  黎贝卡:没有。我跟你讲一个事,很丢脸,我辞职以后,有一天去接我弟媳下班,当时她也面临这种要辞不辞的状态,我就跟她说,你辞职过来帮我。因为对我来说,更新公众号最难的是拼图,我是技术盲,我说你帮我把这个做了。她说这个又不挣钱,我们俩以后怎么办?我就说,你知道吗,我今天听了一个讲座我忘了是雷军还是罗永浩说只要你有一千个忠实的用户,就成功了,我们现在读者已经有一千以上了。她说有一千个用户能怎样?我说,如果我有一个产品,他们都买了,我们就成了。

  去年我们四周年,一堆人一起吃饭,我就问我弟媳,当时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她说我当时想你是个骗子。其实我当时心里也没底,只是为了安慰她。

  黎贝卡:一是写剧本真的很寂寞,写公众号就很开心,你发出去就会有很多人来跟你说这个那个,得到的快乐是很大的。尤其是,第一个10万+出现的时候,那天好开心,那种感觉已经很久都没有了。

  当时剧本还在写,可是每次聊剧本我都抱着手机和电脑,在那里傻笑,我朋友说你在干嘛?我说我在看公众号留言。她说天啊你那个感觉简直像在热恋。后来她就问我,有没有想过把公众号认真当一个事做?如果你想做,我就跟你一起。一旦有人加入,你就会觉得要对她负责再加上我弟媳。那个时候才觉得,这好像是一个事了。

  当时也不知道是要靠广告,觉得你还是要有产品。我从写白衬衫那篇第三篇就有很多人说,你的要点我都get到了,但是我在哪买?要不你自己做吧。我喜欢衣服,一开始就想做自己的衣服品牌。当时不知道这有多难。

  黎贝卡:对,我是先确定了不做娱乐,如果我要做娱乐,就会留在《南都》了。我想转做别的,然后想,我有什么兴趣爱好。很自然就会想到,穿搭,护肤,因为这是我日常也会写和分享的。

  正午:我看你的公号觉得场景非常清楚,就是一个挺亲切的朋友,告诉你什么东西好,你应该买什么。

  黎贝卡:最早有些朋友不知道黎贝卡是我,知道以后,就说太像了,就是你在跟我们说,这个东西很好,你快买。因为我一直就喜欢陪别人逛街,喜欢帮别人买东西。之前在《南都》,也有写过一个购物的专栏。

  黎贝卡:国外早就有了,像Chiara Ferragni当时就已经很红了,但是我从来没有对标过她们。我觉得,我更像一个自媒体人,一个时尚、生活方式类的编辑。她们主要靠摄影师拍照,不断地发照片,来传达他们的审美、态度,我更多的是一个分享者。第一篇就是因为吃饭的时候,我系了一根丝巾,我朋友说,她买的丝巾从来都不用。讨论了半天,他们就说,你公众号赶紧开出来,你就把它写出来。回去我就写了那一篇《丝巾怎么系才时髦,简易十招学起来》。不是说我很厉害,我要教你们,而是说我摸索出了这些,你们看一下。所以我没有对标过国外的博主,我甚至都没有觉得我会变成一个时尚博主。

  黎贝卡:其实我没有时尚博主的包袱,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我的压力更多的是专业方面,就是以前的分享是非常私人的,你是一个消费者,你喜欢这些东西,你就分享,当你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别人对你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记得有一次看秀,我写错了一个人的名字,就被一个同行发了个朋友圈嘲笑。我那次才意识到,哪怕是无心的,别人也会觉得你不专业。这块对我的压力会比较大。

  正午:我想就个人形象的问题多问一点。这几年传统媒体人转型,不管是做内容,还是做产品,都会突出个人特色,这和传统媒体对记者编辑的要求是不一样的。现在人们更愿意观看、跟随一个有个性的人,个人特色越明确,就越容易成为一个网红,如果你个人特色不是那么清晰,就不是特别容易出来,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黎贝卡:我不知道我理解得对不对,我试着说一下。你说到网红,我觉得国内的网红可能有一点更像国外的时尚博主,你会发现早期的博主,他们都穿得非常夸张,包括现在的时尚周,有很多穿得非常标新立异的人。我之前会写文章批判这种人,觉得他们太费劲,太标新立异。后来我很少写了,因为我有一点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在那样的场合,你要那样才会被看到,否则摄像机就是不会对准你,街拍网站就是不会拍你。

  我没有觉得我是网红,早期我的形象输出其实也很少。当时也会有人说,为什么国外的博主都是靠照片,国内的博主都是在写文章?你们是不是就翻译一下国外的资讯?但我想说,并不是这样,现在做得比较好的时尚类自媒体,基本上都有非常鲜明的主张,无论是审美还是生活态度,包括我自己在内。自媒体就是吸引趣味相投的人,你不可能让十几亿人都关注你,能让跟你趣味相投或是认可你的人,关注到你,这就够了。

  黎贝卡:蛮多读者给我留言,说我给他们的力量是很积极的,让他们觉得要投入生活,追求美。也有读者说,刚关注你的时候觉得你跟别人没有什么区别,不都写那些整天穿衣搭配,买这个买那个,看了一段时间就会发现,被我的工作和生活态度影响了。我是那种做事会全力以赴的人,所以一定会传达出这样的信号。

  再比如说对物质的态度,我爱买,但是我也会说,希望你们不要乱买。我介绍这个东西,不是说你们就去买,而是在那么多趋势里面我帮你们选出来,我认为值得跟的风或者单品,希望帮助他们更理性地消费。可能会有一些博主就觉得你只要有钱,你开心你就买吧。

  黎贝卡:最早是,就比如我推荐一个东西,那个东西就被买空了。我那时候知道,我对读者是有影响力的,对大众的影响力可能是从2016年天猫“女王节”找我拍广告,我当时还在想他们为什么找我?那是一个还挺长时间,很大规模的投放。他们肯用你的形象去做这么大的背书,就会觉得

  不过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影响别人的生活方式,接受我的价值观。很多人给我留言说,想到你就觉得充满力量,就觉得生活很美好。我一方面很感动,另一方面又觉得很恐慌,因为我不是那样的,我不是始终那么正能量,很理性,很自律。没有人是一直正能量的,我也很怕被大家的期望架上去。

  黎贝卡:你自然是一个形象,因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所有的经历组成了你,但是我不想变成一个符号。就好像别人说时尚博主就应该怎么样,或者说你一直正能量,所以你不能怎么怎么,我觉得与其给大家一些虚假的正能量,还不如让大家看到,没有人是完美的。

  很多人就觉得,你还有什么烦恼?我的朋友也会这样想。我当然觉得我很幸运,只是觉得,就怎么说呢?我觉得完美就是一种幻想。对不对?虽然时尚是造梦,如果他们看到我觉得生活更美好一点,当然很好,但是也不要以为生活就没有不美好的东西。

  正午:听你说这个我还有点意外,因为时尚的确是在营造一种完美的、让人羡慕的生活。

  黎贝卡:越来越多的人跟我说,因为你投入努力,所以你过上了完美的生活,所以我只要像你这样,我也会过上完美的生活。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辛苦,你不要把别人想得太好,也不要认为自己很差。对不对?还是先认清生活的残酷,再去追求更好的生活,这样没有那么容易失望。

  很多人觉得当时尚博主就很开心,每天就去拍照,拍广告挣很多钱,有很多大牌、包包衣服,也有完美的衣帽间什么的,我也要这样。她把这个东西想得太好了。

  黎贝卡:最早期就是我在家里写稿,她们各自在家办公,然后一周见一次吃个饭。她们一个拼图,一个做外联,还有很多杂事。后来招了两个实习生,开始帮我找一些资料什么的。

  黎贝卡:对,我定的,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一开始有好多题,简直觉得啥都能写。后台读者也每天都在给你出主意让你写个啥,所以前期是完全不用愁选题的,而且那时候也没有包袱。现在还会想,别人写过的要不要写,已经说过的要不要说。

  当时已经有很大的号了,所有人都跟我说时尚没有机会了,红利期已经过了,每个领域只会有一两个头部大号,你进场太晚,我当时都没有觉得我要写时尚,就觉得写着玩,完全没有包袱,我就想我进什么场?那时候没有特别在追求这个。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蛮好的,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黎贝卡:从日更开始。最早是一周两次,有时候想写就三次。辞职以后觉得既然要做,就日更吧,因为我的上升是处女座,非常纠结。就是那种既然做了,就好好做。当时的压力主要不是选题,是写作。因为之前可以一天找图片,一天写稿。日更以后发现,我白天要找图片,晚上要写稿。

  黎贝卡:我觉得根本的可能是信任感,这种信任感是长期培养的。如果我透支一次两次,慢慢他们就不相信你了。我也很珍惜这件事情,也没有为了挣快钱,乱接广告。除了一开始初生牛犊不怕虎,在头条搞了一个硬广,很快我就意识到如果要持续地做,那我不能骗他们。你做广告就光明正大地做。

  黎贝卡:我是很认真想过这个问题的。我第一次接SKII的广告,他们好像库存就买空了。我当时是第一次认真地去想,虽然它给了我钱,但它确实是我喜欢的品牌,我推荐它,这算不算广告呢?如果我不告诉读者,他们也不知道是广告。我想了一下,还是不可以。你慢慢地这样做,你的那个界限会模糊的。

  而且写广告会有很多限制,比如说不能有竞品,不能说它的不好,那我就不喜欢这样,我要推荐还是要保持完全独立的观点。广告的话,反正你们知道这是一个广告。但是广告我也会筛选,早期基本上都选我用过的,后面不可能,我们就做了一个试用的机制,让工作室的所有人都来试这个东西,试过觉得不行,我就不会推,哪怕是广告。

  黎贝卡:有人想要投资,直接想买的没有,因为它太个人了。我走了他们找谁来做?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每天还是要写,因为背后是你多年的生活经验、积累,别人替代不了的。

  黎贝卡:一开始就想做,筹备的时候,发现不是那么容易。找面料,供应链找人,一年又一年。有人说你什么也不用做,你转化率这么高,就穿上衣服拍拍照,分成就好了,这就是你的品牌。网红模式不都这样吗?我也去看了很多这样的合作商。看了以后觉得还是不行,这个模式我不可能掌控全部的流程。

  因为从一开始我就很明确我要做什么,我想做有品质有设计感的基本款。我觉得这是最缺的,好看的,经典大方的,当时就很想做这个。

  筹备了很久,2017年底才推出了第一批产品,只有九件。一开始就想做包包跟鞋,去米兰,去伦敦找了很久的皮、供应商,想做白衬衫,有一款面料也是搞了快一年,就是想做又硬挺又天然,又不皱,调来调去,改来改去搞了很久。你会发现实业就是,你尽了10分,甚至12分的努力,也不一定可以得到同等的回报,甚至你不可能得到回报。

  我们除了工厂,其他都是自己的,包括设计团队,客服。所以压力很大。我跟品牌团队说,我希望你们不要觉得这是网红要卖衣服,如果是那种网红电商模式,不需要有你们,我只要出镜就会有人做好分成了,我们要做一个真的自己的品牌,我没有了这个品牌还在,大家不喜欢我了,还喜欢这个品牌,所以我可以接受它是不赚钱的,但是我们要往一个更好的方向,做到满意为止。

  实业真的很辛苦,我要是为了挣钱,多做几个广告就可以了。但我这个人有一种蛮劲,就是觉得我只要努力,或者是我只要让大家都跟我一起努力,我们就一定可以做得很好,后来发现,哪怕这样,还是得不到大家百分之百的满意。比如我们的衣服一上线就抢空了,读者就会反弹,说你是不是饥饿营销?你为什么不多做一点?其实我的版调了那么多,面料定了那么久,我能多卖一点当然多卖一点,但是产品把控有风险评估,不能有很多库存。

  让我沮丧的点真的不在于赚不赚钱,而是在于,它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尽最大努力就能做到最好。写文章我们投入多一点就写得好一点,这个事情真的不是一个人可以控制的,它涉及太多环节了。他们也跟我说,不是所有的大牌都是零差评,现在我们是请第三方质检公司,按照抽检98%的质量合格率进行品控要求,已经是高端品牌的标准了。

  我可能一开始就定了一个太高的目标,以及读者对你的期待就已经很高了,所以就会压力很大。我可能要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

  正午:做实业的确是另一回事,你们量不大的话,成本也不会低

  黎贝卡:对,我们是小订单,无形中成本高了很多。而且现在所有的面料都是定制的。我去年的丝绒吊带背心是一个爆款,因为丝绒洗涤养护的要求比较高,有人洗了掉色,来找我们,我就给他们全退。然后我说不能再用这个面料,就去韩国定了一款面料,成本翻了五倍。第二年,同样的丝绒背心,我又不可能卖得比第一年高那么多,就比成本价高一点点就把它卖了。那为什么要定这个面料?因为我要确定洗多少次都不会掉色,这样的线天,而且以前基本上主打款,我都要试穿一段时间,洗一段时间,才让他们去做,现在我不可能每套都做到,就和其他人分别试,要留出这个时间,还要拍摄,整个流程就提得太前了。所以就没什么可能做预售,他们就说我现在把这个模式做太重了。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砸钱囤面料,就又有一个问题,你囤了要是卖不出去花自己的钱心很痛,但我现在已经让他们囤了,所以我的财务顾问就跟我说,你还是要小心这个风险。

  黎贝卡:我想开。开实体店可以看到实物,我对我们的品质和版型有信心。如果我不开,别人始终觉得我是利用读者对我的喜欢在赚他们的钱。所以我考虑,如果不是线下店,就是看看能不能进买手店,让大家还是能看到我在做什么。

  正午:你现在做产品了,也还在坚持做内容,你觉得内容和产品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黎贝卡:我本来希望它们没有关系。希望品牌尽快可以独立,但目前不可能。在我这里,产品和内容一样,也是一种表达,比如说我们做很多经典款,也是我一直在推送里面讲的,你不需要买那么多衣服,但是你可以买一件好的穿很久,或者是很百搭。这个理念也会表现在产品里。

  黎贝卡:我有对标过everlane,但他们又太基本款了,都是非常实用的体恤、毛衣、外套,我希望我们还是有一点点个性,也更符合东方人的特点。但仍然是有品质和有设计感的基本款,这是没有变的。

  选这个定位,首先是因为我不是设计师,我不可能去做一个设计师品牌。那个基本款的理念,是比较容易实现的,而且我自己到后期会很看重衣服的品质,所以就选了这条路。

  黎贝卡:制造的环境挺好的,你很容易找到供应链,找人做面料什么的。消费的环境,对国内的设计师品牌会有考验,首先是抄袭太快了,原创太难了,这也是我做基本款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其次就是低价战打得太离谱了,我自己也经历过这个阶段,买很多,又一件又一件地扔掉,很浪费,也很不环保。

  黎贝卡:所以每天睡很少。内容这块是每天都要写的,我最近跟她们说,我想休个年假。她们说,你休年假能写稿吗?我说不能,我想休一个彻底的年假,啥都不要干,也不要写,也不用回复后台留言,也不要发微博,我想彻底地去度个假。然后她们就说,你还是调整一下自己吧。

  黎贝卡:我就说,这是一条不归路,如果我要每天都写,那我永远也不可能休假。

  黎贝卡:周末和长假不更新,这是我给自己的一个调剂,很多人叫我周末也更新,我就说不行的。我又不是永动机,我也不是机器人。

  黎贝卡:有。之前我们的数据都已经三四十万,稍微跑好一点,五六十万都很正常,一改版真的是腰斩。我原来肯定是很多人的置顶,我们读者的忠诚度是很高的,改版以后,突然之间就变成二十几万了,把我们吓得。后来慢慢数据又跑上来了。我不知道微信为什么要做这个调整?很多朋友都跟我讲,改版以后都不打开公众号了,不是说不打开某个号,是根本不打开公众号。

  正午:现在很多公众号更新都不如以前那么频繁了,除非是有收入、或是当成工作的公号。

  黎贝卡:我觉得当时的改版,还是会让内容创作者沮丧。你等于把本来深耕的用户和深度联动的用户赶跑了。

  正午:我自己一直不是特别关注时尚领域,偶尔才会注意到,好像很多女性真的是在认真学习怎么穿搭,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趋势,你有观察过吗?

  黎贝卡:最早应该是论坛,当时天涯里专门有人搬运国外的博主和街拍,我就是在天涯看到,再去外网关注这些博主,看到有人会发自己的私服,但还没有变成一个很大的媒体力量,还是一些素人的分享。后来的发展,我觉得还是跟大家物质水平提高有关,除了满足温饱,才开始追求时尚啊美啊,对不对?

  正午:我觉得女性好像已经花了太多时间和钱在穿衣服、打扮上面,你有这种感觉吗?

  黎贝卡:我觉得它也不是一个坏事。这两年也会有人说,你整天写买买买,是不是在鼓吹消费主义?你老是说要美要瘦,这个事情有那么重要吗?人生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我觉得它不矛盾啊,我爱美,跟我喜欢做其他的事情,是不矛盾的。当然你还是要有一个平衡。人也是会成长的,我以前也买很多东西逛很多街,但是我后来找到我的风格,知道自己需要和适合什么,就不需要花那么多时间。

  而且我觉得,这是你的选择,你也可以不那样,很多人选择用那个时间去打游戏,只是对我来说,追求美是很有意义的事。很多人说,你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买大牌包包,你为什么不做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我觉得成熟的人不会提这样的问题,这也不矛盾,对吗?

  黎贝卡:那也没错,钱是我赚的,对吗?我有支配自己财富的自由。就像我有一个朋友跟我说,他们家重男轻女,她工作以后,发了年终奖,家里人就让她把这个钱给她弟弟去买房还是干嘛,但是她当时特别想上培训班,她说怎么办?我说当然去上培训班,你有能力的时候,先满足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你才可以去帮助别人。这是我的观点,我知道说出来可能很多人会骂我。

  买包也是一样,我努力工作了,我赚的钱为什么不能满足我自己?它激励我更努力,我当然不是说,我只是为了包而努力,但有时候,它不只是一个包,就看你怎么去看它了。

  正午:不过整个社会趋势还是比较鼓励女性花更多精力在美这件事情上,这不太会是一个被排斥的选择。

  黎贝卡:那你应该看看论坛,其实还是蛮多的。这个就很像,我不知道你涂不涂口红?

  黎贝卡:很多人不能理解,为什么女生对口红有那种迷恋。其实那不一定单纯是为了美。就好像我有时忙到精疲力尽,觉得自己灰头土脸暗淡无光时,给自己买支口红,选的过程中,暂时忘掉那些大的烦恼,涂上它觉得自己恢复了光彩,心情也没有那么坏了。生活里有很多困局是没有那么容易突围的,那些大的梦想也没那么容易实现,但买支口红,让自己开心一下,这是很简单可以得到的快乐。那一刻的快乐就很重要。人人都需要这样的快乐,不一定是一支口红,也可能是一杯奶茶,一束花、一个包

  黎贝卡:那你肯定有你别的寄托。也有一些人,就像我每天做那个对镜拍,我之前有一段时间都没有很认真在想穿什么,因为我的工作主要是写,但是自从我开始做对镜拍,我就会去整理我的衣柜,想怎么搭,每天出门心情都很好。我觉得那其实是,你花了更多的时间在关注自己,因为中国的女性太习惯关注和牺牲自己去关注别人,自我会变得非常小。我不是说你买很多东西,就意味着你的自我变大了,但至少在这个过程你会更尊重和满足你的需求。

  就是觉得每个人都有很多不容易,不知道是因为年龄,还是说在这个行业久了,我会越来越觉得包容吧。我原来觉得一定要非常关注自己,一定要追求美,保持对美的敏感,保持对生活的触觉,一定要生机勃勃地活着,这样才是值得期待的人生。但现在觉得,怎么开心怎么来吧。比如说,我自己减肥减了10斤,很多人就会说,你怎么减的?我怎么一直减不下来?然后很沮丧。换做以前我就会说,怎么可能减不下来呢?你就应该控制饮食啊,努力运动啊,怎么会减不下来!我现在就觉得,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得到回报。如果那个过程让你那么痛苦,那就不要努力了,开心一点就好了。心态上会有比较大的变化。

  现在越来越觉得,我能走到现在这步,不是因为努力,是因为幸运。以前我认为只要努力,就可以做成自己想做的事。其实并不是的,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别人不是不够努力,只是没有我那么幸运。

  之所以这样,可能是因为我的读者越来越多,看到的样本越来越多了,我看到太多人在深夜,或者白天,跟我留言,有人想尽办法也管理不好身材,有人怎么努力都不行工作也不顺利。人家不努力吗?读者的样本越来越大,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让我的看事情的角度会有不一样。

  所以我以前回复留言都会跟她们说“加油”,现在我都会说,不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开心就好。

  NoonStory致力于故事的发现和实现。我们希望集合最优秀的写作者,提供新鲜、真实、具有时代烙印的故事。

金贝棋牌

客服热线:400-975-9325

邮箱:86141768@qq.com
地址:龙湾区蒲州街道文锦路52号

首页
联系